国庆假期北京-阿尔山自驾游

马上就又到国庆了,分享一下去年国庆 北京 – 阿尔山 自驾的经历,今年国庆有想自驾去 阿尔山 游玩的小伙伴可以参考一下。因为平时比较懒,所以去年的游记今年才开始写,还好平时有整理材料的习惯,去年游玩的照片视频啥的都有记录,很容易就找到了。
出发之前,我们先做了攻略,在网上也搜索了大量之前去过的人写的游记,也参考了别人的走过的路线,整个旅程大概的路线如下,全程约3100Km,采用六只脚记录的自驾路线图:

北京至阿尔山国庆自驾游行程轨迹六只脚 http://www.foooooot.com/trip/1952985/ 
为了避免路上堵车,我们请了两天的假期,也就是从9月29日开始从北京出发,历时7天6晚,然后返回北京 。整个行程安排如下:
Day1(9月29日): 北京—阿鲁科尔沁旗 ;全程715.6Km;宿阿鲁科尔沁宾馆。
Day2(9月30日): 阿鲁科尔沁旗—柴河月亮小镇;619.3Km;宿扎兰屯月亮小镇月牙楼宾馆。
Day3(10月1日):柴河月亮小镇— 阿尔山 国家森林公园;102.3Km;宿 阿尔山 天池度假酒店,在景区游玩一天半。
Day4(10月2日): 阿尔山 国家森林公园— 阿尔山 国门— 阿尔山 市区;127.8Km;宿 阿尔山 御荣国际大酒店;
Day5(10月3日): 阿尔山 市— 锡林浩特 ;702.1Km;宿 锡林浩特 大酒店;
Day6(10月4日): 锡林浩特 — 达里诺尔湖 (游玩半天)— 张北 县城;520.1Km;宿 张家口 七号国际公馆;
Day7(10月5日): 张北 县城— 北京 ;264Km;到家。

详细的游记点击进我的马蜂窝链接去看:http://www.mafengwo.cn/i/17133319.html

在太原谈《太原之恋》

上周刚看完刘慈欣的中篇科幻小说《太原之恋》这周就来太原了,让我能想到的不是太原悠久的历史和宽广的汾河,在我心目中太原永远是一个人灰色的城市,到处是尘埃,永远灰蒙蒙的。第一次去太原是2008年的一个冬天,以后每次去太原几乎都在冬天,太原给我的印象就是北方的荒芜的一个煤炭城市一样,印象中永远是朦胧的干冷的和房间向外冒着蒸汽的样子。《太原之恋》是大刘写的一个黑色幽默的小说,之所以说幽默是因为文中把自己作为故事角色加进去进行调侃,调侃创作不易。整本书在我看来就是一本AI灾难剧,人工智能对人类无情的屠杀,对太原整座城市的破坏,本身就是因为诅咒病毒最初赋予的思想就是仇恨和毁灭。有很多的电影会讲到人工智能的灾难,例如我最爱看的《鹰眼追击》。但还是很少看到不枯燥的AI灾难小说,关于AI比较多的是科普类的书,例如,雷·库兹韦尔的《奇点临近(The Singularity is Near:When Humans Transcend Biology)》,这也是我比较早期关注人工智能的时候读到的书,那时候的疯狂以至于我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去读了心理学,因为我知道机器如果想要被赋予思想,那必须有像人类一样的心理活动,当今人工智能的各种算法,在我看来都只是计算层面的,无论是谷歌的阿法狗还是沙特的索菲娅(Sophia),人类的心理活动计算机算法是很难复制的,这就需要我们更多的去了解人,去了解人的思想。

被一个梦惊醒了

梦中有一个梦,在梦中挣扎着想起来,想从之前的梦中起来,可是怎么也醒不来。

梦中的剧情是这样的,我变得一无所有,回到了从前,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,忍受别人的欺凌,吃不起饭,可是那么的饿,再吃也是很饿,我想饿的可能不是肚子,饿的是生活。努力的从这个梦境中醒来,发现自己没办法动,但是可以观察到房间,房间是我睡过的房间,但是在梦里的一切我都不熟悉,像是虚构一样,梦里没有自己在睡觉的记忆,就像是真的故事一样,我想起来,随来能观察整个房间,但是我醒不来,我大声的嘶吼,可是身体不能动,但我依然能观察整个房间,梦里的那种失落感,令我挣扎彷徨,感觉自己会不存在了一般。最总猛然间,我醒了,我知道这些都是梦,一个冬日下午在床上的一场梦,起来后我再也不想睡觉了。

2012年3月22日的一篇随记

对于一件明知可能性不太大的事情,会不会继续做下去,这真是一个纠结的问题。曾经少年时参加学校运动会,老师说拿不拿名次不重要,重要的是参加了,即使得了最后也无所谓。真的是贵在参与吗?“重在参与”这是赤裸裸的安慰性词语,做一些明知不会有结果的事情,还要咬牙坚持,完事失败了,还要说无悔! 世界上没有比这个词更虚伪的了,参与与否?每件事情既然去做了,肯定是有目的的,达不到目的即使做了,也没有丝毫意义,不要总拿“重在参与”这个词来安慰自己或者他人,这更加没有意义了。换种说法你可以说:失败了,下次再接再厉嘛!如果你真的喜欢做某一件事,怎可能轻易言败? 其实对自己不报有希望是缺乏自信的表现,为什么自己的一切要比别人差呢?为什么自己一定没别人好呢?有这种想法是错误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