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太原谈《太原之恋》

上周刚看完刘慈欣的中篇科幻小说《太原之恋》这周就来太原了,让我能想到的不是太原悠久的历史和宽广的汾河,在我心目中太原永远是一个人灰色的城市,到处是尘埃,永远灰蒙蒙的。第一次去太原是2008年的一个冬天,以后每次去太原几乎都在冬天,太原给我的印象就是北方的荒芜的一个煤炭城市一样,印象中永远是朦胧的干冷的和房间向外冒着蒸汽的样子。《太原之恋》是大刘写的一个黑色幽默的小说,之所以说幽默是因为文中把自己作为故事角色加进去进行调侃,调侃创作不易。整本书在我看来就是一本AI灾难剧,人工智能对人类无情的屠杀,对太原整座城市的破坏,本身就是因为诅咒病毒最初赋予的思想就是仇恨和毁灭。有很多的电影会讲到人工智能的灾难,例如我最爱看的《鹰眼追击》。但还是很少看到不枯燥的AI灾难小说,关于AI比较多的是科普类的书,例如,雷·库兹韦尔的《奇点临近(The Singularity is Near:When Humans Transcend Biology)》,这也是我比较早期关注人工智能的时候读到的书,那时候的疯狂以至于我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去读了心理学,因为我知道机器如果想要被赋予思想,那必须有像人类一样的心理活动,当今人工智能的各种算法,在我看来都只是计算层面的,无论是谷歌的阿法狗还是沙特的索菲娅(Sophia),人类的心理活动计算机算法是很难复制的,这就需要我们更多的去了解人,去了解人的思想。